在台湾上网赌博究竟合不合法?

选举结束,几家欢乐几家愁。而每次选举接近,便有所谓「地下赌盘」蠢蠢欲动。参与这类网络上的「地下赌盘」究竟有无犯法? 台湾司法人权进步协会会员、苗栗地检署检察官刘哲嘉于ETtoday云论中撰文写道,他认为关键在网站是否属于「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以下为他撰文内容:

 

每次随着选举日的逼近,总是能见到组头透过网站提供赌客对于选举结果下注的地下赌盘日益猖獗。赌客在网络上參与网路赌博行为,除了面临遭到诈骗的风险,小则造成财物上的损失,另外在法律上更可能涉犯刑法第266条第1项「普通赌博罪」的刑责。

 

依据赌博罪章之立法理由,基于传统社会法益中关于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之维护,若于「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赌博,易招徕不特定之多數人參与,导致社会实质危害。依台湾刑法第266条第1项规定:「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赌博财物者,处一千元以下罚金」,将处罚行为限于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赌博财物,行为人若是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以外的地方进行赌博,就不构成本罪吗?

 

关于网络赌博的行为是否成立犯罪,关键就在于,网站是否属于「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也就是说,如果肯定赌博网站本身可视为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则赌客当然构成刑法第266条第1项普通赌博罪,反之则否。

 

网站可否视为「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台湾司法实务界亦出现正反两种见解。反方看法采「计算机网络乃虚拟现实,显非否刑法第266条所规范之现实存在之场所」的见解,因为网路是虚空间,使用者彼此没有见面,并无一得由不特定人共闻共見,并得穿梭其中之现实空间,故不符合于「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赌博之要件(台北地方法院94年度易字第1053号刑事判决)。采此见解者,认为除非将刑法第266条第1项「场所」的构成要件明文包含「计算机网络」,否则赌客利用计算机网络赌博,应不成立普通赌博罪。

 

至于另一派说法则认为,刑法第266条第1项关于「赌博场所」之观念,并不以须有可供人前往之一定空间场地始足为之,且以现今科技之精进,电话、传真、计算机网络、移动电话下载之通讯软件等,无论其以有线或无线方式进行传输,均可为传达赌博讯息之工具。至于透过通讯或电子设备签注号码赌博财物,与亲自到场签注赌博财物,只是行为差异而已,并不影响其在一定场所从事赌博犯罪行为之认定。刑法对于赌博行为之非难程度,自不宜仅因科技发展致参与赌博方式变革而有所差异,否则将易造成处罚漏洞,令有心人士游走于法律处罚之灰色地带(高雄高分院107年度上易字第548号刑事判决)。采此见解者,则透过司法解释的方式,将「赌博场所」的构成要件扩及至计算机网络,藉以避免法律存在的漏洞。

 

不论正反见解,网络赌博下注多以代号方式匿名,赌客得不偿失的风险性极高,且还可能得背负赌博罪责,千万不要以身试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