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钟铉、雪莉到至今的具荷拉,许多韩国明星饱受忧郁症所苦,故而选择自杀来结束痛苦,让许多人感到遗憾与不舍,也为他们的人生感到心疼。这些受到万千宠爱的明星偶像表面风光,实际上却饱受各种压力折磨,心理有苦说不出。

「只能活成大家想要的样子」南韩演艺圈镁光灯底下是许多黑暗所堆积出来

风靡世界的韩国偶像圈,是一个极度高压的世界,SBS电视台曾播出名为《偶像生存的世界-舞台结束后》的采访节目。节目中采访了曾经非常红的偶像、正在活动中的偶像,还有一些舞蹈老师、制作人。通过他们的采访让我们更深入的了解到韩国娱乐圈的残酷。

用懵懂无知的青春去换海市蜃楼的风光

要出道必须先从练习生开始当起,时间从两、三年,到十年都有。而练习生的年纪通常落在12-20岁,年纪小小的他们就必须接受极度严格的标准与训练,打造出完美的歌舞实力、仪态谈吐,甚至连打扮、个性形象都必须完美。但梦想成为明星的少年少女不计其数,所以即使撑过魔鬼训练也未必有机会出道,若公司在最后决定不让练习生出道,多年的努力换来的只是一场空。

创造出多首人气歌曲编舞的韩国知名编舞老师裴允贞说道,在韩国娱乐圈努力不一定有结果,就算是业内非常有经验的制作人觉得你能红,最后也有可能失败,这个行业本身是一个未知数。

只能活成大家想要的样子

韩国经纪公司管理偶像标准十分严苛,甚至剥夺他们的人身自由,除了音乐、衣着风格等工作上受控制,饮食、甚至使用手机等都由经纪人管理,甚至连交友都有限制。另外,韩国酸民文化严重,一举一动都被高标准要求的偶像,做什么事都必须要谨慎再谨慎,许多我们眼中不起眼的行为、话语都会成为他们掉进万丈深渊的陷阱。特别是在韩国社会中对于女性的压迫又更甚,男偶像做错事仍有粉丝愿意保驾护航,而女偶像则指能独自承受谩骂。

竞争、压力大

想要成为成功的爱豆的可能性只有0.1%,虽然努力不会背叛你的,但努力并不会带给你机运,因此就算你再努力也有可能不会成功。韩国一个月出道的团体近百个,而能上打歌舞台的只有十几团,有很多团体的梦想只是上一次打歌节目就上不了打歌舞台的组合只能是在路边演出宣传。

另外,演艺圈替换速度快,演绎生涯短,永远都有比你更有才华、长相更加精致的人出现,所以即使红了也需时靠警惕,步步小心,永远不知道巅峰和下坡哪个会先到。

除了当偶像我什么也不会

很多梦想成为明星的少男少女将自己所有的青春岁月都拿去练习,精进自己的实力,只为换取更多的机会,但当他们放下偶像身分后就会发现自己和社会脱轨,失去自己的理想和目标。曾经风靡一时的女团after school成员正雅表示以前无论自己去哪里都有经纪人跟着,生活大小事都由经纪人代劳,离开after school之后,她发现自己好像一个傻瓜,什么都不会做,连去银行该怎么办业务都不是很清楚。韩国知名舞蹈老师裴允贞也说,太早让这些孩子踏入社会,会让孩子们成为像机器人一般,等到最后发现不行的时候会很绝望,而且在绝望的同时他们已经跟社会脱轨了。

所以偶像们与我们一般人一样在这间难的社会努力生活着,他们用尽全力换来被世界看见的机会,所以好好珍惜仍旧在艰险的演艺圈努力支撑着的偶像们,他们都是劫后余生,仍旧对世界抱持希望,多给他们一点自己的空间。也愿成为星星的偶像们能在另一世界自由闪耀,能在未来被世界温柔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