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暗恋,我记得有一个故事诠释得很好,那是一个跟灯泡有关的故事。

某天某人在家里的时候,灯泡忽然熄灭了,他拿起手电筒开始检查钨丝,但奇怪的是,钨丝并没有烧断。

他觉得有些困惑,重新打开了开关,灯泡闪烁了两下,但转眼又熄灭了

他开口问灯泡:你心情不好么?

灯泡回答他:不,是窗外的一直飞蛾,一直盯着我看。

他接着说:那不挺好的吗,有人喜欢你了。

灯泡却矢口回绝:我不是火,不想她误会了,耽误了人家的时光。

暗恋,原来是因为爱得太深,但又害怕在现实中看不到未来,所以选择了将感情藏在心底,保护起来。

但暧昧恰恰相反。

后台有一个姑娘跟我分享过她自己的故事。

之前她跟人合租了房子。合租的人里面,有个比她大几岁的小哥哥,厨艺特别好。

姑娘经常诉说她和小哥哥互动的许多细节,包括他们又说了什么逗趣的话,又或者一起去逛了超市,俨然一对小情侣。

不止一次,她都在心里呐喊着:这感觉是我沦陷了,我一定是爱上他了!

可是有一天,她忽然在后台发了一则消息,她说她去朋友家借宿了,很狼狈。

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她说:“这次是真的完了,看样子我得搬家。”

原来她和小哥哥一来二去,发现小哥哥也很喜欢她,俩人感情迅速升温。

“再不搬家的话,他恐怕就要表白了!万一他表白,我该怎么办啊,我一点也不想谈恋爱,更不想结婚。”

原来,她只享受暧昧的过程,却对其导向的结果,毫无准备。

2

从这两个故事可以看出,暗恋与暧昧之间的区别是:暗恋是属于一个人的事,藏在心里,不为他人所知;而暧昧,则是两个人的事,要彼此相关,有所回应才有趣味。

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讲述了一个暗恋的故事。

小说中的女主,从小便恋上了领居家的作家。

她一次次的出现在作家的生活中,希望能吸引到作家的视线,但作家却只把她当做欢场中的陪笑女郎,不过是他无数艳遇中的其中一个。

女主怀上了作家的孩子,并偷偷生了下来,知道她临死的那天,她才写下一封信,向作家倾吐她积蓄了一生的感情。

在信中,她告诉作家:

“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比得上孩子暗地里悄悄所怀的爱情!”

“因为这种爱情不抱希望,低声下气,曲意逢迎,热情奔放。”

“这和成年人那种贪求无厌的爱情完全不同。只有孤独的孩子才能把全部的热情集聚起来。”

“我毫无阅历,毫无准备……一头栽进我的命运,就像跌进一个深渊。”

“从那一秒钟起,我的心里就只有一个人——就是你。”

她用了倾尽一生的暗恋,换来了作家的调情和暧昧,直到最后,作家都忍不住她。

暗恋,因为不动声色,所以常常以遗憾结尾。

暧昧,因为游刃有余,所以常常以微笑结尾。

3

暗恋中的人,总是辗转反侧;而暧昧中的人,则时常含笑入眠。

暗恋像喝凉茶,喝下去,很苦,让人刻骨铭心。

暧昧是一颗糖,吃起来,很甜,但甜完却剩下忧伤。

《奇葩说》有一个辩题:“爱情是不是谁先开口,就输了?”

颜如晶有一段讲的特别好——

“我去动物园的时候,买了很多面包香蕉去喂小动物,我喂它们的时候,哇,一堆的鱼跑过来。当时我就觉得,我是一个大慈善家。那看丢的那些面包,全部被它们吃光了。”

“虽然它们没有给我任何东西,但只靠纯粹的付出,就能换来愉悦感。”

喂鱼的人,从来不关心这些鱼最终会属于谁,只要喂了,就很高兴。

给鱼儿投喂的人,似乎从来都不关心这些鱼儿最终的归宿,只要投喂了就好,在当下那一刻,投喂者是很开心的。

但钓鱼的人则不一样。

我们在钓鱼的时候,把鱼饵挂在鱼钩上再丢进水中,如果与没有上钩,便会觉得失落。

这大抵就是暗恋和暧昧之间的区别。

暗恋,是无怨无悔的单方面付出;而暧昧,则是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动。

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只有认清暗恋和暧昧的区别,才能在各种有意无意的暗示中辨别清楚方向。

希望你们能清楚一个道理,暗恋的人不愿多说,是因为他们深知:暗恋是自己的事情。

暧昧的人也不愿多说,是因为他们心里也有一句话:活在当下,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