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意外造就出的伟大发明!研究心绞痛治疗药弄了“伟哥”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对世界文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也对中国的文化经济发展起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其实世界上一些发明物根本就不是制造者用心制造出来的,而是由意外引起的。

1、青霉素

在世界上首款被大批量制造的抗生素“青霉素”面世之前,每年有数百万人因为伤口感染或者是猩红热这种传染性细菌疾病而死亡。二战期间,一瓶又一瓶青霉素在战地医院挽救了不计其数的生命。如今,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仍依赖于抗生素来治疗包括普通耳部感染到可能致死的病菌疫情在内的所有病症。没错,这都多亏了Alexander Fleming医生和他犯下的神奇错误。

错误?绝对的。1928年,出生在苏格兰的Fleming医生在他的实验室里研究流感病毒,然后发现一个细菌培养皿被一种真菌感染了。大多数科学家肯定会把遭到破坏的培养皿扔到垃圾箱里,但是Fleming没有。6年前,就因为他自己的眼泪意外滴进一个细菌样本中,他才发现了人类泪液中的微量抗生素特性。Fleming明白了即便错误也有着科学价值。

近距离观察后,Fleming发现真菌的外部有一圈明显的空间,这意味着它对培养皿中的葡萄球菌来说是有毒的存在。Fleming小心翼翼的分离出了这株青霉菌属的真菌,并将他的新妙药命名为青霉素。1945年时,Fleming拿到了诺贝尔医学奖。

2、不锈钢

数百年来,大到船只,小到炊具,锈蚀都是钢制品的最大敌人。在1913年意外发现了不锈钢的Harry Brearley应该算是英雄了。但是,他的雇主鼠目寸光,认为他的发明会浪费巨量的时间。

出身贫苦,Brearley12岁就开始在英国谢菲尔德的Thomas Firth & Sons炼钢厂做学徒。到了30出头,他已经成了工业化学的专家,并在他雇主的实验室里当首席研究员。1912年,他的工作是开发一种合金钢,能够承受得住枪膛内的超高温摩擦力。敌人是侵蚀,而不是腐蚀,但有时候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在他试验的时候,Brearley发现了他之前扔掉的一个合金钢仍然光亮如新,而其它的都已经生锈了。翻阅了自己的笔记后,他发现了不锈钢准确的配方——12%的铬暴露在氧气下会在钢的表面形成一个保护层。

Brearley恳求他的领导们用这种神奇的新合金制造炊具,但是他们认为这个主意没什么利润。一家德国公司抢在Brearley之前注册了专利,但是他最终还是被认定为20世纪最重要金属的原发明人。

3、死海古卷

一头立群的山羊让人们意外的发现了历史中最重要的文献之一。

1947年,两个贝都因牧羊人在死海附近的Qumran干晒的山丘上赶着羊群,其中一个牧羊人只身去追赶离群的一头山羊。他发现而且差点掉进山腰上一个深洞里。他往黑呼呼的洞口里丢了一个石头,然后听到了一个瓦罐碎裂的声音。他找来同行的牧羊人,然后一起用绳索小心翼翼的进入了洞穴,并带回了几个装有破损莎草纸古卷的密封陶土罐。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发现的是什么,就以几美金一卷的价格将发黑的古卷轴卖给了耶路撒冷的古董商。最终,来自希伯来大学的一位圣经学者和历史学家认出了卷轴上的文字就是早期的《希伯来圣经》。

考古学家和贝都因探索者一同回到了Qumran区域,又在10个洞穴中发现了上百个古卷和碎片,后来它们被人们称为“死海古卷”。古卷以希伯来语、阿拉姆语和希腊语书写,包括已知最早的《希伯来圣经》中的每一部分——比其他已知的文献早了1000多年。其他的卷轴包含先前未知的书作和宗教手稿,让我们对第二圣殿时期的宗教信仰有了新的认知。

2000多年前,生活在死海附近的一支名为埃塞尼的犹太人独立派把这些卷轴存放进这些洞穴里。

4、伟哥

在医学能发明出一种药片能让男人变得更聪明、更有魅力而且富到流油之前,伟哥仍是男人们最可爱的蓝朋友。1998年面世后广受好评,现在伟哥仍是辉瑞公司的摇钱树,据称单在2012年这一年,伟哥的销量就超过了20亿美元。

不可思议的是,辉瑞从未打算治疗ED。伟哥的发明是一个奇迹般的意外。辉瑞的研究员当时正在测试一种名叫UK-92480的心绞痛治疗药,结果测试对象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坚硬。更进一步的测试揭示了UK-92480抑制了削弱勃起的一种酶的生成。后来被重命名为伟哥,这种革命性的ED治疗药成为了有史以来销售速度最快的药品,让很多男人重新找回了快乐。

5、尼龙搭扣

1984年,美国的每个孩子都有一双锐步,用的是三个方便的魔术搭扣,而不是弱爆的鞋带。但是在尼龙搭扣成为成熟时尚的几十年前,瑞士工程师George de Mestral在阿尔卑斯山的丘陵地带遛狗时有了一次意外邂逅。回到家后,de Mestral发现他的狗狗身上沾满了小毛刺。

天生好奇的de Mestral想用显微镜一探究竟,弄清是大自然怎样的“鬼斧神工”让这些毛刺紧紧地黏在狗身上的。罪魁祸首是毛刺表面上的微小倒钩,钩在了狗狗皮毛的毛圈上。De Mestral是个电气工程师,不是什么时装设计师,但是他用了接下来的8年时间研发出一种服装扣件,全都基于他的这一次意外发现。

De Mestral的第一款搭扣原型用的是棉花,然后是尼龙。他将他的产品命名为Velcro——结合“velvet”和“crochet”——并在1959年的纽约时装秀上首秀了自己的发明。但是时装行业无视了Velcro,直到这种高科技的扣件吸引了NASA工程师的注意。带状的尼龙搭扣在0重力环境中非常适合锁牢工具和牙刷。在1968年,彪马第一个将尼龙搭扣运用在自己出品的球鞋上,如今在各式各样的东西上你都能发现它们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