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否从日本“失落的二十年”中吸取教训

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德国、法国和英国等五国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在纽约的广场饭店举行会议,达成五国联合干预外汇市场,诱导美元对世界主要货币的汇率有秩序地贬值,已解决美国巨额贸易上的赤字问题。因为这个协议是在广场饭店签署的,因此该协议被称为广场协议。

协议签署后,五国开始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在国际外汇市场上大举的抛售美元,形成市场投资者的抛售狂潮,三个月内,美元迅速下跌百分之二十,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美元对日元的汇率贬值了百分之五十,也就是说,日元兑美元升值了一倍。

由于日元的强力升值,导致国际大量资本家,投机者涌入日本股市和房市。1989年,面对这场投机之风,日本政府开始收紧银根,采取一些紧缩宏观政策,试图控制经济膨胀,最终却导致泡沫的破灭和经济的崩溃。

广场协议的背景是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对外的贸易赤字逐渐扩大,其次是政府预算赤字出现,形成双赤字。1985年美国国会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法案,并决定加收百分之25的关税。

30年时光的推移,美国总统从里根、换成了现在的特朗普,如今的中国也取代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究竟广场协议当时的情况能否适用在当今的中美贸易纠纷呢?

当年,二战之后,日本经济迅速崛起,让本对美国贸易开始出现顺差,日美贸易摩擦激化。美国希望以美元贬值来加强美国产品对外的竞争力,降低贸易赤字。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广场协议是美国整垮日本所布下的一个阴谋。那么广场协议是否是日本被逼无奈之后接受的结果呢?其实,当时提议召开会议的是日本当时的藏相竹下登,并非美国的财务部长贝克,藏相竹下登本人在1995年的经济学人杂志上承认了这个说法。

深入探讨发现,日本在工业竞争力增强的情况下,出口大量增加,日元却上期维持低位,某方面也降低了日本国名对国外产品的需求。这种影响会对进口国企的不利,对国内消费也是不利的。以当时情况来看,日本经济发展应该到了提高工资,发展内需的阶段,至于日本失落的20年,应该解释成这个转型的过程脱线了。收入资产增速太快,有钱人太多,利率低,加重了泡沫经济的脚步,并且当时日本没有及时发展内需将一轮泡沫集中爆发和消灭。之后的经济停滞,也是因为太多人和企业还沉溺在泡沫经济的梦中,大肆的消费,透支扩张,累积大量债务,泡沫后身负巨债,需要多年节俭偿还。

那么,中国能从日本经济发展中获得怎样的教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