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乐代言新濠新作《狂电派》 澳门不是只有博彩业

经济进步,不代表心灵进步。当「Macao」愈来愈常用,我心中的「Macau」便愈走愈远,老澳门,只能活在我的记忆中。

怀念以前的澳门,凼仔还没有开发时,热闹的地方,只在南湾旧葡京赌场一带。在旧港澳码头下船,吹来的风带有树香,漫步在未填平的海边,鸡犬相闻,老人家下棋,小朋友捉迷藏,街坊在花园茶座喝啤酒。大家的生活并不算得上富裕,但是温馨而快乐。今天的澳门已变了天,也变得陌生,绚烂却缺少了人情。

Brian Lo在澳门文化中心做了一个艺术展览,叫《故城─回忆》(Memory of Macau),他说当2003年博彩事业开放后,澳门便是赌场天下,会被人叫做「Second Las Vegas」。可是旧的城市故事在消失,而澳门的本土文化也渐渐被遗忘。

在十六世纪,葡萄牙人到了澳门;在十八世纪,她变了殖民地;二十年前,成为特别行政区,人口由四十多万递增至现时约六十多万。数百年来,澳门文化便是中葡的「混血儿」,拥有自己的美丽风格。不过在今天,找一个讲话有本地口音(澳门话的声调,介乎中山和香港广府话之间)的地道澳门人已不容易。因为满街都是普通话或英语,外劳有十多万人,佔了劳动人口百分之四十。

刻下的澳门,对我来说,不再是雅旧的小城,她像一个豪华霸气的梦工场:一座又一座疑幻似真的主题赌场,一家又一家雕栏玉砌的高档商场。寻常百姓家的燕子,早已飞得无影无踪。

余文乐代言新濠新作《狂电派》 澳门不是只有博彩业

香港珠宝界大师Wallace Chan劝告我们这些怀旧派:「活在过去,就会被时代淘汰,被科技淘汰,被信息淘汰,被任何的事淘汰,但是最好的作品还在做。」不过坐船渡海,拉着行李箱到澳门欣赏表演实在太累了。所以,我只挑澳门本土製作的作品来看。当然,听大师的意见,新的作品应该是更好的作品,更加要看。于是抱着「Fomo」的心态(Fear of Missing Out),赶去看由新濠影滙出品的并由影星余文乐代言的《狂电派》(ELEKRON),是一部由Stufish监製的舞台演出,票价三百至九百多元一张。

澳门外来入口的节目,如Michael Jackson Thriller Live、Chris Brown concert、蔡琴演唱会等,在外国和香港都有机会看到,不必劳师动众跨境去看热闹。反而为了支持本土创作,澳门「自製」的作品更值得捧场。

众多主题表演场馆中,新濠集团是最有Heart的。在香港和内地,著名的《水舞间》(The Housing of Dancing Water),便是他们的作品。它从2010年公演至今,超过数千场,成为游客必看的巨铸。水花和空中特技员天衣无缝的配合,再加上匠心的舞台,绝无冷场。我唯一不喜欢的,是那格格不入的飞车表演。

2015年,新濠推出4D多媒体冒险之旅,叫《蝙蝠侠夜神飞驰》(Batman Dark Flight),观众坐在观赏车,跟随蝙蝠侠穿梭如纽约一般的万恶城,飞高飞低,目眩神迷,我当时也玩过,刺激难忘。可是,最近带亲友光顾,原来Wallace Chan所说的「科技淘汰」确实存在。今次再体验,觉得影像的解析度不够好,4D效果未够特别。当然节目没变,只是数年间,科技进步了,我们自然贪新忘旧,追求更高的官能效果。

余文乐代言新濠新作《狂电派》 澳门不是只有博彩业

最近,新濠又有新搞作,便是《狂电派》。由于《水舞间》的成功,大家充满期待的过去濠江巡场。週末入场,吓了一跳,数千的座位,只有数百个观众,它是U字型的场馆,表演是75分钟。首先出场是两个小丑的追追逐逐,未见好笑。接着电单车、卡车、私家车、三轮和四轮车横衝直撞,也是很平常。然后,是烟花和火焰表演,亦不好看,有点「大场地、小场面」的感觉。下一幕是电单车队接载一群艳女郎,可惜没有「危险动作」。跟着,四架私家车陪着舞蹈员,大跳hip hop。接近尾声,找些疑似是「媒」的观众,上台一起玩玩汽车驾驶,这幕不单不好看,简直是闷场。幸好,好戏在后头,着了火的车在地上划出巨型火环,场面顿时「醒神」,而终段更有空中飞人,利用挂空的绳索,翱翔杂耍。

《水舞间》的优点,是中央舞台不大,「人」和「水」用尽舞台的360度来表演,而且还利用了高空,观众坐在下面,举头望水,犹如参与其中。今次《狂电派》演出的场馆却很大,座位和中央舞台还有大段距离,观众彷彿只在窥视。再者,汽车有一定重量,很难搬到半空中,抛来掷去,于是缺乏高空的可观性。而节目整体沉闷平凡,没有新意,只是过去表演形式的「炒冷饭」,而致命伤是没有震撼的场面。

澳门要发展娱乐文化事业,难处是人口不多,导致舞台人才不够,故此「借力」是必然的。虽然赌场有「财」,但是他们有一个假设就是:若以内地旅客为主的观众,他们不会喜欢由内地人担纲台前幕后的表演。我觉得这看法未必正确,就如张艺谋导演,他在国内的旅游景点,出品了多个相近的大型表演,叫「印象」,如《印象‧丽江》、《印象‧西湖》等,非常受欢迎。因为旅客去不同地方看表演,大多为了消遣和娱乐,只要好玩好看,管它是「本地薑」还是「过江龙」。所以,如果澳门还是专做外国赌场的「二手表演」,徒增演出成本,未必有利,更何况讲英文的表演,更没有亲切感。这些赌场应该支持澳门本地创作,再加上外国人才,东西合力,创造出一些在香港、内地或外国都未必能够生产的作品。那麽这些独门的「澳门特产」,将会为澳门所祈望发展的「文化产业」,带出非凡的贡献。

自从澳门开放赌业多年,许多「来路」表演节目,已经耳熟能详。或者可以试试来个中外合作的《印象妈祖》(妈祖又名娘妈,为福建人,能预言吉凶,死后,常显灵于海上,帮助渔民消灾解难。四百多年前,葡国人抵达澳门,在贡奉妈祖的「妈阁庙」前登岸,误以为「妈阁」是这小城的名字,于是便叫它「马交」,即澳门的外语发音)。其实本地内容,只要精彩,可能更受欢迎。

大家有没有去过长沙,每天晚上,会有五花八门的相声、小品、地方曲艺,杂技、歌舞表演等,不仅种类丰富,而且演出水准奇高,一个个的湖南节目,一批批的表演人才走向全国,谁敢说「本地薑」不辣,所以,澳门值得参照《水舞间》这类成功的经验,再创出有自己特色的舞台出品。

外国学者Thomas Ksiazek和James Webster做了研究,发觉表演所用「语言」(language),所产生的「文化亲近」(cultural proximity),可以极度影响观众对节目的挑选喜好。那些常常觉得中国人要在赌城看外国人表演才算「高级」的心态,其实是「隔离饭香」的毛病,也可能是民族的自卑。中国开放改革至今,仍然未有「软实力」的娱乐文化作品,足以傲视国际,希望未来在澳门的财力支持下,可以走出惊人的先例。

澳门发展了舞台娱乐文化多年,已经聚集了一批国际人才,但是以外国表演为模式的複製品,观众已经觉得无趣。所以,我们期待澳门的突破,加强中外合作,为澳门的软实力,大放异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