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未来】机器自动送货 方便购物变影响民生?

亚马逊(Amazon)今年1月底宣布将测试送货无人车。联邦快递(FedEx)、联合包裹(UPS)等物流巨头与沃尔玛(Walmart)、克罗格(Kroger)等零售巨头也意图分一杯羮。Google母公司Alphabet旗下初创公司Wing两周前亦获准在澳洲首都坎培拉推出无人机商业送货服务。

虽然这些自动送货机器可降底企业成本,满足消费者追求方便的心态,但对于当地民生又有何影响?

以电动无人机送货,Wing声称更环保,并指芬兰有12%温室气体排放来自马路运输,用无人机送货的碳足迹仅为传统送货的二十二分之一。美国智库兰德(Rand)去年的研究亦指出,无人机比货车少用6%能源。

但对于澳洲坎培拉一些居民,他们的环境已被Wing无人机破坏了。小镇Bonython居民Irena说,她的家庭生活严重受影响,甚至每个周末都要带小孩离开住所好几小时,以避开无人机的噪音:「关上窗,即使用了两层玻璃,你仍可听到无人机的声音。我们很担心噪音和私隐问题,也担心野生动物会不会消失,雀鸟没有之前那麽多。由早上7时15分开始听到第一架无人机飞过,之后你就睡不了,因为它们从7时飞到下午4时。」

有居民反映因噪音而减少使用住宅后园。当地一间狗会的主席说,有些会员会避开无人机起飞区域,因为狗隻会变得紧张。当地人成立反对无人机的组织,声称已有逾500人联署。甚至有居民扬言,若警方不跟进,他们将自行击落无人机。Irena忧虑道:「坎培拉的景观将变差,我们很担心,因为我们素来所熟悉的『丛林首都』是充满新鲜空气、清澈天空和大自然声音的地方,而我们即将失去它。」

Wing表示已听取投诉,新的无人机的音量将减半,声音也没有那麽尖锐,将更容易融入郊外背景声音,并会调整飞行路线,以防止无人机不停飞越同一住宅。不过,澳洲首都行政区(ACT)首长安德鲁.巴尔(Andrew Barr)反驳,无人机的声浪与住所其他声音如割草机无异:「坎培拉基本上对任何新科技都倾向正面。若有意见说需要进一步管制噪音活动,那麽,大家将不可以在准许时间外使用割草机,因为割草机与无人机一样对邻居造成噪音滋扰。」反对无人机的居民如Irena自然不认为两者可相提并论:「若其他居民听到40部割草机在头顶飞过,就会体会我们的痛苦。」

当然,居民亦非一致反对,Irene Clarke曾使用无人机送货购买太阳油,7分钟内送到,开车到购物中心的话则要25分钟。她说,有些人不喜欢无人机送货,只「因为他们不是用家」,她又说没有邻居要求她不要再用无人机收货。坎培拉另一地区Tuggeranong居民Jamie Hengst也说:「我可以吃到平时区内吃不到的食物,而且10分钟内便送到,新鲜热辣。坦白说,那5分钟少许噪音绝对值得。」

至于无人机会否影响澳洲生态,Wing曾委託环境顾问研究,去年10月递交报告予政府,声称只会造成「最低限度环境影响」。ACT政府保育研究组就该评估而作的同行评审报告则反驳:「无足够资讯可以假设无人机对ACT或英联邦列出的濒危灭绝物种或一般野外生态没有明显影响。」

对于评估假设动物可以适应无人机,报告同样驳斥:「鑑于很多高危物种(例如华丽鹦鹉和小雕)的迁移性质,加上极少证据显示本地生物可『适应』人为活动,这假设毫不恰当。例如,澳洲喜鹊(Australian magpies)和白颈麦鸡( masked lapwings)至今仍会觉得单车骑士和行人威胁牠们的领土,因而不断飞过去衝撞他们。」

澳洲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工程及计算机科学教授Roger Clarke也批评Wing与政府步伐过快:「我们需要各界都参与讨论,但结果没有。」巴尔反指自动送货乃大势所趋,不与商界合作的话,坎培拉只会落后于人:「我们面临的选择是,是否能参与、测试、找方法让这科技造福大众,还是坐以待毙?但我认为阻止无人机的机会就跟阻止太阳升起一样渺茫。」

行人路塞车

在「最后一哩路」,现时主要靠人力利用单车、电单车、货车等送货。美国交通政策研究中心Mobility Lab研究和通讯总监Paul Mackie指出:「送货在所有密集的市中心都愈来愈频密。若城市领导人不开始思考创新方式,例如机械人送货,可以预期交通挤塞会愈来愈严重。」 Mobility Lab与乔治梅森大学合作研究发现,在维珍尼亚州阿灵顿县(Arlington)有73%送货载具都停泊在非核准区域,阻塞单车线、消防栓、斑马线等。因此,Mackie认为把送货从马路移师行人路,将可纾缓交通挤塞和解决违例停泊问题。

新墨西哥大学(University of New Mexico)教授、《Sidewalks: Conflict and Negotiation over Public Space》一书作者Renia Ehrenfeucht认为,美国有些城市行人路长时间人烟罕至,或许适合机械人送货,但在拥挤的行人路上,即使机械人以途人步行的速度移动,亦会令情况变得更差:「在拥挤的行人路中穿梭,要顺畅又撞不到人,真的很难。在机械人有很好技术之前,它们都只会阻街塞路……若真的有数以百部小机械人,行人路将失去功能,变成类似单车径。」他认为,若要把机械人引入街道,需要重新规划现有空间—可能要划定机械人专用路线。

美国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城市规划教授Michael Manville质疑无人送货对于城市人是否必要:「我不肯定这些机械人会为我们解决到什麽迫切问题。」他建议,为了纾缓城市交通挤塞,更好的做法是在繁忙道路徵费、改善单车径、徵收油税等。

何况,这些机器要得到大众信任,必须证明能安全又不阻街地分享行人空间。鼓励步行的英国慈善组织Living Streets警告:「行人已经被家具、停上行人路的汽车等阻碍。使用行人路的送货机械人会成为新的障碍物,而且它们会动,更危险。」去年12月,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UC Berkeley)服务的外卖无人车Kiwi更因电池问题起火焚毁。

鼓励步行的三藩市地方组织Walk San Francisco也反对送货机械人使用行人路,主张步行有社会、经济、健康层面上的好处。「我们认为这是公共路权的私有化。对于毋须外出的想法,我们不感兴趣。住在市中心的人不是为了终日安坐家中,连牙刷都有人送上门,而是因为在街角有一间他们能步行过去的药房。」该组织行政总监Nicole Ferrara说。

无人送货发展将受限于监管条例,现时各地鬆紧不一。例如美国维珍尼亚州和爱达荷州就批准送货无人车上路,只要不超越一定重量即可;华盛顿州正推动法案,要求这些机械人必须有真人遥距监控;三藩市的管制可谓最严格,每间公司最多只可有3架送货机械人,整个城市合共不得多于9架,且只能于少人的特定地区试行,时速不得超过3英里,并必须有人遥距监控。

Postmates正与三藩市监督委员会及多间物流公司的联盟合作发展监管框架,以签发牌照准许有限度的自动送货服务,同时与当地商会Emerging Technology Working Group及行人安全组织商讨如何在促进零售、纾缓交通的创新工具与大众行人路使用权之间作平衡。

在美国,无人机受制于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多重条件。例如在夜间、高过400呎、很多联邦设施上空及机场八公里内等,都不准无人机飞行。然而,最大绊脚石或许还在于无人机飞行范围不可超出操控者视线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