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陈果三部曲终结篇 人性扭曲的爱

开首,四眼(男主角)与同乡在制度下被分离,同声同气却没有互相认识、建立关系的缘份,四眼也只好带同情窦初开的心回港,望能为缘份找来一份寄託。

那性低端的女主角,是代表着什么? 就当是块「耕开有人耕」的田吧。(那寸金尺土的⋯⋯不用说太白吧。)老大老二,一个贪钱,一个烂赌,透过这块田,散财享乐,到了老三的这代人了,又会怎样看待这亩需要被开垦的田?!

我猜,在导演眼中,这代人是渴望爱,但这代人却不知要如何去爱,换来乱搞一通。为了满足长辈,要延续香火?执来他人乱伦之子,好反讽著人们横竖也搞不懂生育的意义,傻头傻脑的干,这亩田真的是需要这样子吗?

延伸着,是两代人的关系-打开心窗,要说的,我们会听,若一个个机会流去,就如食白果,但彼此有捉紧机会的恆心吗?再念挂住往日的光景,也救不了这个地方(或者本来就不在乎)。一直掩耳盗铃,也骗不了外头的世界。

除了代沟,导演也带出了这代人的不道德与无能。「朋友妻」变得「咪走鸡」,同时也有反映到良知的存在可能,只不过好像已变得不主流了。到底是甚么引致的?是「言论自由」被惯性滥用?是当今缺德的普遍性?还是生活的逼迫,也只好作出同流合乌的选择。

这块田,天性是渴求,我们这一代试图去满足,奈何也只是单纯的游戏著。用过不同的方式去成全她,都只能解一时之渴,未能远虑。就当是这亩田的独特性吧,而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这代人,也是无能(但我想说也是无助,戏以外的再谈)。自己的老婆被勾引,还被姦夫反控辩驳,这还忍得下去吗?这种情况根本用打的也大有道理吧!荒谬,是因为现在连拜过天地也只是一场儿戏。

用过很多方法去满足她,也多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直至到买鱼的一幕。一条鱼,除了能满足到「慾」,也能满足到生活的温饱。在温饱的日子裡,她最是开怀。但,有发现到一个点吗?渔民为什么却以卖淫为生!?却不是捕鱼为生!?这裡带出的是「不务本」的问题。根本老大老二老三全都在本末倒置,所有的行为,都是建构在病态的行为上,然后恶性循环。不踏实的人们,买 Macbook, 也只是为 like。

然后,又是得过且过地活。导演来了一个形容人们「有了方法也不懂掌握」的假设去写这结局,以示重蹈覆辙的结果。若再下去,超出性爱的过份,是暴力、是侮辱,是自毁的极端。慢慢,这裡也就失去色彩,只剩下红,也是自找。

过去是香港,前面是珠海。这真的是没有别路的大势吗?不争、不甘的是,连同根的人也来得比我们直率,重情。除了迷惘之外,留下的是该「如何看待大湾区」的开方式讨论作结。

不用灰心,是因为还是会有人视我们的爱是值得信任和能带来希望的。
(而灰心的是,影院里坐后面的那人看毕后便大说不明所以,觉得只有色情。我心想,就不会做下功课吗,看完去看下影评!我对自己跟这种大条道理地不思进取的人同院,破坏心情,很是不满,才特此下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