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的爱情悲剧 余韵悠长的爱情烈酒

今年叱吒影坛的《罗马》虽也是黑白片,亦与时代感伤有关,惟两者处理各擅胜场。《冷战恋曲》跟《罗马》最大不同,乃没诉诸长镜头、长篇幅来酝酿情绪;相反地,这齣以冷战时期音乐人的爱情悲剧为主题的「大片」,片长仅有88分钟,而后者则长了足足近半。十五年间的悲欢离合,本片剪接捨去了狗血煽情成分,更着重主角的身心变化,尤其岁月留下的痕迹。

另一必先强调的,乃冷战背景不等于有大义凛然的批判,戏中政治元素绝非主菜。由始至终,焦点都落在主角的感情经历;亦因如此,电影才具感染力,观众也更易投入,这又不同于《罗马》稍为刻意抽离的冷,一切皆源于角色心路历程的惨淡,予人一种回不了头的唏嘘。

近年,荷里活电影有点走「回头路」,不时出现极长篇大作。可是,片长片短与质素到底是否挂鈎?惟有创作时去芜存菁,才算是高手之作,《冷战恋曲》正是取捨得宜的代表作。

不过,倘若恋人真心相爱,物理上的距离到底阻挡不了。即使Wiktor远赴法国发展,Zula选择留在原本乐团,但后来,她也以嫁予意大利人为由出国,继而辗转跟他再续前缘。

观乎片中两人经历,颇似《星声梦裡人》的一对主角,爱得痛苦均非受累时代氛围或第三者,而是基于双方价值观有异,以致思想及行动未能同步。早前的私奔计划无疾而终已是一例;到二人排除万难再相遇,感情又再受到考验。

Wiktor在音乐上向商业靠拢,未受商业洗礼的Zula不能适应,男方甚至「催促」女方与导演相识,以发展事业。令人遗憾,在物慾横流的世界里,爱情的本质被俗世影响。他帮助她出了唱片,后者竟闷闷不乐,甚至爆口称导演与自己一晚做爱六次,也比男主角的态度认真,裂痕再次出现。

电影时空跨越1949至1964年的冷战时期,音乐家Wiktor(Tomasz Kot饰)与音乐少女Zula(Joanna Kulig饰)俱为波兰人,两人在歌舞团相遇,位居高层的男方对前来面试的女方一见倾心,因而谱出一段命运纠缠、历尽沧桑的「冷战恋曲」。

Wiktor忍受不了艺术创作沦为政治讚歌,遂毅然离开故国,并邀请Zula一起「私奔」,但歌女没有应约。因为,二人对自由的追求各有不同:男方是义无反顾的,但曾因抗父强姦而入狱的女方却以「稳阵」为出发点。

到二人再度分离,Zula重返故国,Wiktor本来也想一起归来,却因之前曾经「偷走」,被政府顺势安插其他罪名,令他锒铛入狱。女主角得悉后,在不忍的情况下与原乐团另一高层出手营救,才令Wiktor提早出狱。不过,他的手已伤得玩不了音乐,Zula也委身给有份营救的高层。片末,二人还是决定走在一起,抛下一切在小村结婚,并同时服药自杀,结束爱情长跑,乃至人生。

十五年的起伏,两人身份俱受不同程度的伤痛,双方为了爱情不惜一切,可以抛下名利、本我,甚至是生命,最后共赴黄泉,这在某程度上是可理解的。

必须称讚的是,全片并无哭哭啼啼,就连衝突画面也不多,电影忠实地拍出二人的变化,带出苍凉感。编导没有「加盐加醋」绝对可取,只要恰到好处反映他们的经历,已有足够的悲剧性。情感汹涌都要有谱,泻得太多则弄巧成拙。

说到底,饮烈酒毋须一大瓶,好喝的、耐喝的,只要一小杯就足够。《冷战恋曲》犹如一杯力度十足的爱情烈酒,贵精不贵多,比许多通俗的、假大空的作品甘醇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