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舒吉案激怒美国,沙特转向亚洲和中国?

开罗——在本周的亚洲之行中,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誓言将在巴基斯坦投资数百亿美元,并力促向印度出售更多石油。他还将寻求加深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分析人士称,这个富有的阿拉伯王国长期被美国视为最重要的盟友,此次其实际统治者的出访,突显了沙特对日益转向亚洲寻求政治与技术支持的程度,他们不能永远指望西方。

在沙特异见人士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10月于伊斯坦布尔被沙特特工杀害,引起西方强烈反应之后,沙特对使其盟友多样化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国会已采取措施,明确穆罕默德王储为此事罪魁祸首,并限制了对该国的军事援助,而王储曾殷切期待来沙特参与一些项目的美国科技公司,则因惧怕名誉受损纷纷退缩。

但穆罕默德王储本周访问的国家——巴基斯坦、印度和中国——则未表达此类顾虑,将与王国的经济关系置于其对人权尊重情况的担忧之上。

分析人士称,在转向东方的同时,沙特也是在向西方发出信号。

“沙特领导层认识到必须使其关系多样化,”费萨尔国王研究和伊斯兰学中心(King Faisal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Islamic Studies)常驻香港的研究员穆罕默德·图尔基·苏德里(Mohammed Turki al-Sudairi)称。“这个信号就是它还有其他选项。”

以往,沙特与亚洲的关系主要在交易,沙特出售原油为亚洲经济体提供动力,同时进口制造产品。自父亲萨勒曼国王2015年登上王位以来,33岁的穆罕默德王储一直在寻求加深王国与亚洲国家的关系,此前已出访过这一地区。

他的访问于周日始于巴基斯坦,同为伊斯兰国家的巴基斯坦给了他英雄般的欢迎:21响礼炮和战斗机护航。总统阿里夫·艾维(Arif Alvi)向他颁发了巴基斯坦最高奖项,参议院议长赠予他一支镀金冲锋枪。

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谈及巴基斯坦急需沙特的资金支持,以摆脱一场经济危机,而穆罕默德王储的确这么做了,他签署了高达20亿美元的意向协议,投资矿业、农业、能源及其他领域,并承诺释放沙特监狱中的数千名巴基斯坦人。

“这不是慈善,这是投资,”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勒·朱拜尔(Adel al-Jubeir)称。“这对双方都有益处。”

有多少益处尚待观察,因为这些协议大多为不具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经常得不到落实。

周二,穆罕默德王储前往印度,在那里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以击鼓和熊抱对他表示欢迎。印度是沙特重要的劳工输送国,数百万印度人在王国做工。

在访问中,王储预计将劝说印度从沙特购买更多石油,以驱动其快速增长的经济,并从沙特王国的首要劲敌伊朗手中夺走市场份额。

周三,穆罕默德王储预计将抵达中国,周四、周五将同习近平主席及其他官员举行会谈。中国是沙特原油最大的进口国,两国之间的关系已在不断拓展至科技及电商等领域。

两国关系得以增长,是因为双方都拥有宏大的发展计划,并相信彼此可以互助实现。除将沙特视为稳定的石油来源国外,中国希望沙特能在其“一带一路”倡议中发挥作用,这是习近平藉以建设铁路、电力网络和公路,以便更好连接中国同欧洲和非洲盟友的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

在沙特方面,穆罕默德王储已经开始实施一项名为“愿景2030”(Vision 2030)的计划,旨在开放沙特,实现经济多元化。他预计中国企业将有助于该计划取得成功。

“像中国在这个方面有很多的经验和资金,也有沙特进行2030愿景规划经济结构改造的经验,资金,技术,以及我们的人才,”中国外交部下属研究机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的中东问题研究员李国富表示。

中国与沙特合作已进入新的领域。两国于2017年同意在沙特阿拉伯开设一家工厂,生产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去年,中国为沙特发射了两颗观测卫星。

中国与沙特之间的纽带建立在经济为重、无视彼此内政和人权实践的共识之上。中国对卡舒吉被杀一事一直保持沉默,沙特阿拉伯也没有批评中国大规模拘禁慕斯麟少数民族人士的做法。

这可能会增加沙特科技公司的机会。

在去年访问美国期间,穆罕默德王储参观了谷歌和苹果的总部,并会见了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希望让他们参与到他的发展计划中来。但在卡舒吉被杀后,谈判停止了,一系列美国企业暂停了与沙特的联系。

中国分析人士李国富说,沙特目前与美国和欧洲的关系“很不舒服”,许多国家的政府都谴责了这起杀戮事件。

“这也是为什么沙特做出这种战略性的调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他说。

中国企业没有退缩,随着国内经济放缓,它们正在寻找新的市场。上个月,被美国官员称为潜在国家安全威胁的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开了一家门店。利雅得是华为在中东最大据点。

亚马逊暂停了在沙特开设分公司的计划,与此同时,中国电子商务企业执御(Jollychic)扩大了在利雅得的总部。

“中国科技公司在安全与公共安全事务上的立场,在中东各国政府看来是个决定性因素,”前谷歌海湾政府关系主管,咨询公司“MENA催化剂”(MENA Catalysts)联合创始人萨姆·布拉蒂斯(Sam Blatteis)说。“在隐私和安全孰轻孰重的问题上,它们面临一种类似的利弊权衡。”

在拉拢沙特领导人的同时,中国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疏远其他中东国家。例如,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周二在北京会晤伊朗外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时表示,他希望加深两国之间的“战略互信”。

“中国一直坚持不选队战队,平衡交往的原则,”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表示。““中国不会为了与沙特合作而采取对抗伊朗这样的行动。”

 尽管沙特阿拉伯与亚洲的关系日益密切,但几乎没有人认为它会与美国彻底决裂。沙特已花费数千亿美元购买美国武器,其中许多武器都有长期维护协议,这使得沙特很难转向其他系统。

尽管美国国会对沙特阿拉伯感到愤怒,但特朗普总统一直支持穆罕默德王储,认为他是自己的政府反击伊朗、寻求巴以和平协议计划中的重要伙伴。

“中国正日益成为沙特的重要参与者和重要合作伙伴,但如果你看看与美国的战略关系,就会发现没有人能取代美国,”沙特国有新闻网站阿拉伯电视台英文版(Al Arabiya English)主编穆罕默德·阿勒亚亚(Mohammed Alyahya)说。“所以我认为,转向中国的想法是不准确的。”

回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